2022年
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!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!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美军泄密事件传递爆炸性信息 两大蠢行或导致美俄开战
发布时间:2022-5-8

《纽约时报》5月6日刊发了一篇美国资深媒体人、外交评论家托马斯·弗里德曼的署名文章,弗里德曼是3届普利策新闻奖得主,于美国政界、媒体界具有重要影响力。弗里德曼在文章中称,美国自身并没有做好对俄战争准备,也无意主动发起美俄战争,然而美方近来的两项愚蠢行为,却可能使美国陷入本无意涉足的热战深渊。

文章写道,很多人认为俄乌局势已经进入漫长、艰苦、甚至有些无聊的消耗战阶段,但事实并非如此,形势正变得一天比一天凶险,没有人可以确定普京在5月9日的阅兵式上会有何种表态,灾难性误判和局势严重升级的风险正在快速集聚。

美方的蠢行之一,是高调吹嘘炫耀俄乌冲突中的美方“战绩”。纽约时报日前报道称,美国高级官员私下向该报记者透露,美国向乌克兰提供了有关俄军动向的关键情报,帮助乌军成功猎杀多名俄军高级将领,此外,另有不具名官员对媒体表示,美国将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——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的位置信息提供给乌克兰,在美方协助下,两枚乌军发射的“海王星”反舰导弹将莫斯科号击沉。弗里德曼称,作为媒体人,他喜欢爆炸性的内幕消息,也很欣赏记者们为此付出的努力,然而,根据弗里德曼本人从美政府高层获得的消息,上述两次“吹嘘炫耀”并非美政府有意安排,两次“泄密”无关任何政府战略,拜登本人对消息泄露十分生气。弗里德曼写道,这些泄密事件给外界转递了一条爆炸性信息,即美国不再与俄罗斯间接作战,而是自己走上前台,直接参与对俄作战,但美国民众和美国国会并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。

纽约时报:美军泄密事件传递爆炸性信息 两大蠢行或导致美俄开战

匿名官员告诉弗里德曼,拜登分别打电话给美国国家情报局总监、中央情报局局长和国防部长,以最为强烈的语气和最为丰富多彩的语言,明确告知这些部门主管,把好相关人员口风,随意向媒体透露消息是极为鲁莽的,必须立即停止,管束不严可能会引发一场意想不到的美俄战争。

文章称,在军事物资和军事情报方面,目前美国对于乌克兰的援助力度应在普京意料之中,但是当美国官员开始公开吹嘘,自己如何在猎杀俄罗斯将军、击沉俄罗斯旗舰、毙伤俄军士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时,这其实为普京创造了一个重要机会,给普京提供了一个有力口实,可能会推动俄罗斯以骤然升级局势的方式做出回应,从而将美国拉入远超其预期的冲突局面。

目前的局面蕴含着双重风险,匿名官员透露,一重风险是俄方的决策风格让美国觉得无法预测,另一重风险是,目前局面僵持不下,对于俄方来说能够全身而退、体面离场的选项已然不多。俄方已经为此次冲突付出了昂贵的代价,佩斯科夫曾向媒体表示,俄军在行动中遭受了“巨大损失”,而拜登也向自己的团队指出,俄方试图阻止北约东扩,但最终为北约东扩奠定了基础。芬兰和瑞典都已跃跃欲试加入北约,两国曾顾忌俄方反应,长期与北约保持距离,而这段长达70余年的历史行将结束。

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美方对于5月9日的普京表态如此担心,文章称,这一天是苏联击败纳粹德国的纪念日,传统上,这是进行阅兵和宣扬俄军武勇的日子,俄方有可能在当天宣布大规模的军事动员、俄军有可能发动新的攻势,当然,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,这是一个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的日子。

纽约时报:美军泄密事件传递爆炸性信息 两大蠢行或导致美俄开战

美方近来的蠢行之二,是与乌克兰“坠入爱河”而无法自拔。弗里德曼在文章中提醒读者,想让美国深陷俄乌冲突的不光是俄罗斯,还包括乌克兰。从一开始,泽连斯基就反复呼吁西方,立即接纳乌克兰为北约成员国,并试图让美国签署一份美乌双边安全保障协议。泽连斯基的战时表现和领导能力令人钦佩,但人们不应因此而抱有幻想,弗里德曼称,如果他处在泽连斯基的位置,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拼命拉美国下水。

“但我是美国公民,我希望美国能够务必小心”,作者进一步阐释道,乌克兰曾经是,而且现在仍然是一个充斥着腐败的国家。当然,腐败与否并不应该成为援助标准。目前状态下,尽管乌克兰存在严重的腐败,美国仍对其进行援助,作者对此表示支持,乐见其成。但是拜登团队携手泽连斯基走的钢丝可能远比看起来的要复杂——想尽一切可能帮助泽连斯基取得胜利,同时还要适当保持美国与基辅政权之间的距离。很多问题由此衍生,比如这种合作谁来主导,谁来负责,如果战后的乌克兰政治一片混乱,谁会尴尬。

根据作者掌握的信息,拜登团队的目标似乎仅限于帮助乌克兰恢复主权,并将俄国人击退,目标之中并不包含让乌克兰成为美国的军事保护国。“我们需要始终专注于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”,作者称,“而不是让美国暴露于不必要的风险之中。”

纽约时报:美军泄密事件传递爆炸性信息 两大蠢行或导致美俄开战

关于拜登,作者写道,2002年他曾与拜登一同前往阿富汗,拜登当时的身份是参议员,负责领导国会外交关系委员会。对于各国领袖来说,拜登可能并不是一个讨喜的人物,在漫长的外交生涯中,不计其数的各国精英跟拜登打过交道,拜登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,很清楚美国的国家利益应该从哪开始在哪结束。这方面可能阿富汗人最有发言权,作者补充道。

目前的局面已经在军事、经济等方面严重伤害了俄罗斯,作者强调,美国应务必理清自己的政策边界:“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坚持最初设立的有限而明确的目标:帮助乌克兰尽可能多的驱逐俄军,或者等到乌克兰领导层觉得时机成熟时,推动双边谈判,实现和平。对于当前局势,普京的近期回应将对局势发展带来巨大变数。但无论如何,吹嘘如何杀死俄军将领、击沉俄军舰艇,和甘愿为乌克兰“肝脑涂地”都对美国无益,“这些行为简直愚蠢至极”,弗里德曼总结道。

关于我们 | 诚邀合作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商务服务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

     版權所有:中國徐悲鴻畫院 專用郵箱:qwa988@126.com{證照翻版必究  

   國际域名:www.xu-beihong.com www.zgbjms.com 京ICP备06024585号

    

总访问量:17584900